别被「倒追焦虑」绑架了! 三种主动追求的「做球句型」

别被「倒追焦虑」绑架了! 三种主动追求的「做球句型」

「那我该主动吗?这样会不会显得我很饥渴?」前阵子朋友Coco跟我谈到最近她喜欢上一个男生,却不知道该不该主动要邀他出来,心中有两个声音在打架:

●理性上知道现在已经是平权的时代了,没有什幺一定有男生追女生,女生等着被追的道理。

●感性上面却无法摆脱「如果我太过主动,对方会不会觉得我很廉价」的焦虑。

为什幺你这幺害怕「倒追」

我认为这其实是一种刻板印象威胁(stereotyped threat)*——明知道这样的想法是跌入了某一种刻板印象中,但还是无法自拔的住在那个角色里。如果是以前,我就会翻出一些研究跟他说,女性主动不一定会带来不好的结果,但后来我慢慢发现,在意「太主动就代表太饥渴」的女孩,真正困扰她们的并不是理性上的结果(男生会不会爱上自己),而是被自己的情绪和担心给抓住(我这样做别人会怎幺看我?」

在这个担心里面,或许有社会或演化的因素,以致于大家对于男性和女性在择偶过程当中所扮演的角色所期待的方向不同[2]:

●在演化上面,部分哺乳类雄性是主动、猎食的角色,雌性是扮演哺育、动抚养子代的角色。

●在社会期待上面,男生追女生叫做「把妹」,女生追男生就变成「倒追」,后者似乎有点贬低的意味?

●如果再加上中国传统文化的性别角色,女性被期待要矜持、有女人家的样子[3],似乎连「主动表达自己的需求」都常常不被允许。

回到我朋友Coco身上,她生长在一个父母观念相对传统的家庭,再加上目前因为她还在读书、经济上仍然需要仰赖父亲协助,似乎在短时间之内,只能在感情上面表现出父母所期待的样子——父亲希望她不要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找对象最好是稳定而且收入高的男性,而母亲也常常提醒Coco要符合刻板印象对于好女孩的样子等等。有趣的是,如果Coco真的信仰父亲及母亲的性别观,大概不会有太多的挣扎跟痛苦;正因为她的里面住着另外一个冒险而且想要自由的灵魂,所以,一个想要飞地自己,跟一个想要安稳的自己经常在打架,痛苦焉然而生[4]。


三种做球的方法

如果你跟她一样也是有两种声音在心里面打架的人,一方面知道其实追求男生并不是什幺罪过或者是丢脸的事,另外一方面又会考虑到「内在江东父老」可能的闲言闲语,不敢做那个自由的自己,甚至可能会错失良机,那该怎幺办?那天我们在讨论这个主题的时候,另外一个过来人朋友昀书提出了她独到的见解:

「人生没有什幺政治正确的选项,你只需要对自己舒服的选择负责。」

这意思是说,你可以选择做球让对方来追你;你也可以选择像金线菊一样原地等待,不动声色;或者是主动出击,做你自己,但不论你做什幺选择,都必须对这个选择负责[5]。

别被「倒追焦虑」绑架了! 三种主动追求的「做球句型」

如果上面这个表格的内容你通通都知道,但你还是难以做出决定怎幺办?其实介于这两个极端当中,还有一个「模糊地带」的做法[6],就是常见的「做球」,常用的是「我们」或「我想」开头的句子,如果这两个你都做不到,那幺「直接描述事实」也是个选项:

●「我们」句型:「我们去看玩命关头吧!」(难度:高),这句话的奥妙之处在于你最后并不是问「好吗?」,避免让自己陷入被拒绝的困难。习惯如此,对方还是可能拒绝你,所以如果你是拒绝敏感度(rejection sensitivity)很高的人[7],可能还是会觉得这句话怕怕的。

●「我想」句型:「我想去看玩命关头。」(难度:中)。这句话的奥妙之处在于,你不需要在句末加上问号,再加上你只是表达自己的需求,并没有徵求对方的同意,如果对方接到球,就可以继续聊;如果对方没有接到,你直接也可以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例如「可是一直找不到一个时间可以去看。」

●「描述事实」句型:「玩命关头上映了耶。」(难度:低)。这句话的奥妙之处在于,你没有做出「任何可能会被拒绝」的请求,你只是描述一个事实,然后让对方去猜想这个事实背后的意思,好处是完全不会有被拒绝的可能性,但坏处是过于隐晦,对方可能接不到球。若对方接了球,你们就可以讨论什幺时候去看等等的事情,如果对方没接到、或者是隐性的拒绝你,你也可以自己搬一个台阶下,如:「可是前面几集我并没有很喜欢⋯⋯」,然后跟着这个话题继续往下面聊。

发现了吗,直球的好处是很快就会有结果、一翻两瞪眼,不过如果你心脏不够强,也可以採取后面比较低难度的迂迴做法,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就是要拐弯抹角,很可能要忍受不确定性。但不论是上面三种做法当中的哪一种,其实你都可以顺着话题继续谈——不论对方有没有接到球、有没有答应你的邀约。

在感情里面,害怕受伤的人总是担心被拒绝,人与人的相处本来就是进进退退,一次的拒绝并不代表永远的失败,一次的成功也不代表能够一直延续这段爱,直接和隐晦都各有好坏,你可以在各种表达的方式当中找看看哪一种方式,最能够让自己舒服自在。

如果你像Coco一样,心里面住着一个传统的自己和一个想要冒险的自己,然后这两个自己又经常打架让你痛苦不堪,那幺也不要觉得自己这样很糟糕,因为这样的一种焦虑反,而是让你不断进步和改变的动力。

有时候,「逾越」和「愉悦」只是一线之隔,如果你也被自己的担心所限,那幺请不要忘记谢谢提醒自己,不论你是男生或女生,都有去爱和被爱的资格。

 海苔熊

延伸阅读

*最早的研究是在谈刻版印象当中觉得女生数理成绩不好,然后女生就真的不知不觉符合这个刻板印象。后续的后设分析(Meta-analysis)研究发现这个效果可能有发表偏误(publication bias,只有有效的会被发表,无效的研究会被放在研究者抽屉),或许关于这现象还有一些其他影响的因素存在[1]。

[1]Flore, P. C., & Wicherts, J. M. (2015). Does stereotype threat influence performance of girls in stereotyped domains? A meta-analysis. Journal of School Psychology, 53(1), 25-44. 

[2]Buss, D. M., & Schmitt, D. P. (1993). Sexual strategies theory: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on human mating. Psychological Review, 100(2), 204.

[3]他们都说妳「应该」:好女孩与好女人的疼痛养成

[4]卢怡任、刘淑慧 (2013)。 受苦经验之存在现象学研究:兼论谘商与心理治疗的理论视野[An Existential-Phenomenological Inquiry on Suffering: A Discussion on the Theoretical Perspectives of Counseling and Psychotherapy]。中华辅导与谘商学报(37),页 177-207。

[5]Sharf, R. S.(2013)。 现实治疗 (马场龄 译)。载于 谘商与心理治疗。(页 411-452)。 台湾: 心理出版。

[6]Wiseman, R.(2009)。心理学家教你59秒变A咖(洪慧芳译)。台北:漫游者文化。

[7] Downey, G., Freitas, A. L., Michaelis, B., & Khouri, H. (1998). The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in close relationships: Rejection sensitivity and rejection by romantic partn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2), 545-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