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发生人肉包子灵异事件【图文介绍 真人真事】

人肉包子灵异事件 吃饭时间慎入

【导读】:  上个世纪,香港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片子,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讲的就是人肉包子事件!不要以为是假的哦,这可是根据真实案件改变的,还有呢,这五...

台北发生人肉包子灵异事件【图文介绍 真人真事】

发生在台北市。

  凡是台北人,或是住过台北的人,甚至,不住在台北的人,应该都知道台北市最有名的隧道。是的,那就是以灵异传说闻名的辛亥隧道。辛亥隧道长长贯通台北市与景美木栅一带,是文山区对台北市的交通要道。隧道入口的这一端,台北市立第二殡仪馆俨然在焉,殡仪馆旁便是供应全台北市饮用水的自来水厂,说起来,台北人也满有创意的,火葬场里的尸体焚化之后,总是灰飞烟散,融入储水槽中,添加天然钙铁矿物质,想来台北市民罹患骨质疏鬆症的比例应该比较低才对。

辛亥隧道穿越的是一落不甚起眼的缓丘,丘上没有几棵树,光秃秃的挺丑陋,山上密密麻麻散布了各式各样的土馒头,因此,住在山脚下宿舍区的台大男生们总戏称此丘为「馒头山」。馒头山的两面,山脚下皆错落着零星的门户人家,早期眷村的遗迹。时间是何时,已不可细究,总之,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山脚下的某家卖包子的小店。

包子店的老闆,我们姑且称他为黄老汉。黄老汉是个老实的农民,单身了五十年,经人介绍才娶了个寡妇。寡妇带了两个儿子嫁过来,黄老汉倒不嫌两个孩子是拖油瓶,视如己出般疼爱。夫妇两人商计之后,决定借笔钱来,再用黄老汉多年辛苦攒的一点小钱贴补上,开家小馆子,卖些面点和手工包子。黄老汉做的包子口味很道地,妻子也任劳任怨协助店面的经营,但是不知为啥缘故,生意总是不好。生意清淡也罢,最糟的是还日渐下坡,来过一次的客人通常就不会再上门了,渐渐地,每天桿的麵皮儿少了,但是,冰柜里卖剩的包子却愈来愈多。

这日,整天只买出一盘包子。晚上关了店门,黄老汉与妻子落寞地坐在桌前,楚囚相对。黄老汉对妻子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咱们得想点法子,要不,开店时借来的那一大笔钱可还不出来了。」妻子说:「有啥法子可想呢?你们男人家都想不出好法子,我一个女人哪知道该怎幺办哪?」黄老汉抓抓头想了好一会儿,愁眉苦脸地说:「这我想破头也不明白,咱们的包子味道明明挺好的,没有理由客人不上门的呀!」妻子点点头:「是啊!我也想不通。」

「乾脆……」过了好一会,黄老汉幽幽地说:「乾脆咱们早点把店收了吧,省得愈亏愈多。」妻子问:「可是,收了店咱们拿啥来还债呢?」黄老汉想了半晌,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无言以对。

「这样吧!」妻子说:「咱们是不是去庙里烧个香,问个签?」黄老汉想想同意了,于是决定,第二天妻子上市场採买些香果肉品,两人上庙去拜拜求籤。这庙规模不大,香客也不算多,可是邻居都说此庙颇灵验,夫妇两人求了签,寻着庙祝请解签。庙祝读了籤诗好一会儿,又不住上下打量黄老汉,沉吟不语。黄老汉焦急问:「这签怎幺说?」庙祝摇摇头不说话,黄老汉心下更着急了:「难道这个签不好吗?」

庙祝问了黄老汉夫妇所乾的营生,摇头叹气:「你们家现逢凶煞,而且日后还会一路走下坡,命好一点不过钱财散尽,命坏一点就难免有家破人亡之虞……」夫妇两人听了大惊,黄老汉连忙问:「那幺,请问有无破解凶煞的的方法?」庙祝犹疑地摇摇头,叹口气。黄老汉的妻子哇啦一声哭了起来,跪在庙祝前面:「师父,求您指点一条生路吧!」黄老汉也忍不住跪了下来:「师父,求求您吧!我年纪已经一把了,家里两个孩子还小,这样下去教我两个孩子怎幺办呢?」

「解厄的方法并不是没有,只是……」庙祝说。

「师父,求求您告诉我,不管要花多少钱都没有关係!」黄老汉夫妇赶紧哀求。说来也挺可笑,两人本是因为钱财快耗尽了才来求神拜佛的,现在却急得连「花多少钱都没关係」的话都讲出来了,也不想想哪来的钱啊?

「你们误会了,我不是要向你们要钱!」庙祝说:「不是我故意不告诉你们,实在是这个方法太缺德。」黄老汉夫妇拚命恳求,最后,庙祝叹了口气:「好吧!我说。可是,你们绝对不可以泄露出去,否则必遭大祸。」他压低了声音说:「想要扭转运势,唯一的办法就是卖人肉包子。」「人肉包子?」黄老汉夫妇吓的脸都白了,怔怔地望着庙祝。「对!人肉包子。只有这个办法可以改变你们家的命运。可是,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件事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知道。还有,你们家人绝对不能吃这些包子,否则,一定会大难临头。」

黄老汉夫妇两人茫然谢过庙祝,一路上心事重重地回到家,两人都一言不发。中午小歇过后,妻子问:「你觉得怎幺样?」黄老汉问:「你说呢?真的要干吗?」妻子沈吟了一会:「难不成就眼睁睁看着咱们家这样衰败下去吗?」两人对望了一阵子,终于痛下决心,决定照庙祝的话作去,当下开始计画如何取得人肉。黄老汉的包子店就在馒头山的山脚下,殡仪馆随时都在吹吹打打鼓乐喧腾,遇到好日子,灵车还得排队,这般算来,肉源不免匮乏。两人于是决定盗挖新坟,为了掩人耳目,当然只能在月黑风高的深夜行事,而且必须在坟边就地将尸体化整为零,运带下山,才不致于太过明显。夫妇两人商量了半天,决定在每次采肉时,割取尸体的胸、腹、臀与腿等肉多的部分,其中当然又以油脂较多的腹肉或臀肉为佳,拿来做包子馅儿口感较好,不过,腿肉和臂肉因为运动量较多,咬劲应该比较棒。因为庙祝千交代万交代:自己家人绝对不可以吃人肉包子,夫妇两人无法尝试新包子的口味,只得靠推算来调配馅料。

当晚夫妇两人心惊胆跳上山去,口中喃喃祝祷着,打着抖儿挖开一座新坟,割下尸体上的肉,又跌跌撞撞地下山来,一路上除了虫声唧唧,以及偶而路过的车声,也没有什幺。夫妇两人并不交谈,蹑手蹑脚回到家后,黄老汉马上把肉清洗乾凈,跺成碎肉,妻子则开始桿着一张张準备好的麵皮,等黄老汉调好人肉馅料之后,两人便快手快脚地包起包子来,直工作到清晨四点多才洗澡上床休息。

说也奇怪,第二天早晨十点多,黄老汉刚开店门不久,十分钟之内,店里就满座了,客人如潮水般来来去去,生意好得连擦汗的时间也没有。妻子也没閑着,事实上,她的手简直快断了,她不住地桿着新的麵皮儿,刚包好的包子马上就被丢下锅去。两人忙进忙出,直到关店为止,再怎幺冷漠的客人临走前都会忍不住对黄老汉夫妻说:「老闆,你们的包子味道真好。」收店之后,夫妻两人眉开眼笑在桌前对坐着数钞票,大喜过望,一天赚的钱居然比往日两个星期赚得的钱加起来还要多。儘管已经累得骨头都快散掉了,可是夫妇两人都精神勃勃的。而且,他们都没有忘记:今天晚上,还有活儿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