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踊跃来寻宝 文物街生意增 20%

人潮踊跃来寻宝 文物街生意增 20%

芙蓉乌淡星路的周日“文物街”掀春潮,越来越多收藏家或忆旧的恋物者到来寻宝,一些贩商的生意比往常增20%。

虽然这里没有红彤彤的灯笼挂饰,没有流行的应节新年歌,但人潮络绎不绝,选购文物货品的节奏畅快,可以感染到应节的气氛。

盼组文物街联谊会

一些商贩表示希望筹组文物街联谊会,保护贩商的利益,及庆典时节策划表演节目,为该街坊增添节庆气氛,招揽更多顾客。

有人建议市议会在该街坊搭建固定式的摊位,给古董贩商有一个固定的经营据点,及省却搬运货物的麻烦。

目前文物街共有约60家摊档,因与芙蓉的大巴刹接壤,百业荟萃,交通繁忙,人潮喧嚣。

文物街早于2004年原在拿督昔阿末街创设,后改在李三路;初期只有40个摊档,因生意淡静,只剩下少过10档,较后市议会采取行动挽救濒临关闭的文物街,于2006年中迁至乌淡星路的现址。

这里能够找到缈远的古典,搜寻到想要的“梦幻珍藏品”,或是披着一身斑剥岁月的黑胶唱片。

但民众也一样可以到这里感染它的迎春时节的喧嚣与欢腾。

走进时光隧道———退休者●林枝来

我很喜欢逛文物街,像走进时光隧道,时光倒流,也能找到很多颇耐用的古董旧物,可以装饰用,也可送给朋友,我觉得获益匪浅。

我不时到文物街买东西,还买过二手电器、高尔夫球棍、钱包,往往旧的比新的好,还挺实用及耐用,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忘本。

廉价买旧钞——越南籍外劳●阿南

我在新那旺工作迄今两年。

我到文物街逛逛,就是爱好以低廉价格买旧钞,今天我就精选了两张旧钞票。

卖山草药风水木——草药商●饶健群(50岁)

我摆卖山草药及风水木(帝皇木),帝皇木是请原住民从深山找回来的,这种树木极难找,它在深山单独生长,在它的周围附近不会有其植物生长。

帝皇树是树的至尊,它有药效,也可作为护身符和辟邪物。一公斤卖60令吉,还可切片销售。

旧钞物以稀为贵———旧钱币商●陈省均(61岁)

最近人潮渐多,生意挺好。有些人查询特殊年份有齿纹印痕的50仙硬币,其实,多年前我以300令吉卖过一枚,现在已经增值到数千令吉。

我销售较值钱的旧钞,包括一张1956年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的5元面额的钞票,还有民国时期的“凭券兑换通用银圆”,都因物以稀为贵。

多人爱用旧针车———针车修理技师●谢亚生

经营修理旧缝纫机的生意近20年,虽然现代人都买成衣,但是衣裤有时还是要缝缝补补的。

我卖“礼里牌”及“飞人牌”的二手针车,虽然新旧车价其实也相差无几,其实很多人还挺喜爱用旧针车,旧针车可手动、踩动及电动。

出国搜购古物———古物贩商●陈国础

随着马年新春临近,感觉人潮愈汹涌,各族顾客都有,多数都是上年纪的,特别是近期的顾客特别多,应接不暇,生意额最好时创下逾千令吉的纪录。

好些古董货源都是从废旧铁厂搜罗的,有时还要远到印尼雅加达、缅甸、越南搜购古物,还到新加坡淘宝,一般带进来的多是轻便且珍稀的古董文物。

作为装饰用的铜制器物,各种样式旧物都很好卖;甚至旧式的风扇叶都有人买,还有各国生产的可口可乐瓶装饮料都有人要;麻绳针或鞋针那些稀缺的东西也有人会买。

对新春的未来展望,我希望市议会将乌淡星街打造成像吉隆坡的茨场街,搭建固定的文物坊摊档,让商贩每天都能经营生意,也希望将乌淡星路规划为单向路。

文物街有一小组,但因权限受限,我们希望筹组文物街联谊公会,维护及争取摊档业主的经商权益,及策划联谊活动,并在庆典时节在该街坊进行装饰美化及增添节庆气氛。

盼搭建固定摊档———古董贩商●许秀球(60岁)

如有更好的规划,文物街会发展得更好,就能招揽更多游客,摊贩生意会更旺。

在该街坊搭建固定式的摊档,档主就能将他们的物品储放在商铺里,不必每次都要搬来搬去。

我也支持成立文物街联谊会的组织,大家一起搞,会更活跃。

现在文物街一星期只能周日摆卖,其余6天,我都要去做兼职,替人搬运东西,赚些蝇头小利。

旧书迷减少了———旧书摊商●陈金莲(64岁)

新年临近,人潮的确变多了,但是到书摊买旧书的书迷却减少了,可能新年到,人们都想要“赢”,不想输(书)吧。

我的旧书是从吉隆坡一些歇业的书店标购回来的,一本旧书卖一两块钱。不过近年来书摊的生意低迷,因为很多年轻人都通过电脑网上浏览阅读,很多漫画似乎都滞销。

外来者抢滩——中医师●彭永茂

在文物街摆地摊,我的跌打风湿油最受老顾客的青睐。新春到处都掀春潮,文物街坊的确人较多起来。

问题是有些非法外来者趁早跑到文物街范围店屋的走廊摆地摊抢生意,市议会的管理员似乎也未采取行动驱逐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