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硅谷新贵,程式速成班梦一场

想当硅谷新贵,程式速成班梦一场

硅谷企业总是缺乏足够的程式工程师人才,而美国就业成长趋缓,许多失业者找不到工作,这样的双重供需失衡状况该怎幺办呢?最直觉的想法就是设立程式教学的训练机构,把失业者训练成有程式能力的人才,而且还不劳政府成立,因为这样的机构显然有利可图,市场自然会产生。的确,就如同市场经济学家所预测的,程式速成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不过,市场经济学家根据他们的基本常识,也很容易预测:由于这些失业者不懂程式,根本无法分辨哪个程式速成班的教学是有用的,在「资讯落差」的情况下,显然会造成市场失灵,这个不可避免的结果也的确发生了,许多程式速成班沦为只是为开班授课者自己创造工作机会,去上课的人除了少数成功案例以外,经常是进入跟程式只是沾上边的工作就算数,上完课后还是只知程式皮毛,根本不可能进入硅谷大公司。

程式速成班大体上课程为 12~14 周,由资深程式人员来带领新手学习如何写程式,这样短短时间顶多只能教会最基本的技巧,还有一个根本的问题,那就是一流的程式设计人才在硅谷炙手可热,各大企业竞相挖角,怎可能沦落到程式速成班当老师。

过去大学院校资讯科系教育也往往因为这点为人诟病,不过至少美国大学院校提供企业不同的研究环境,以及学校教职提供的社会地位,还可吸引到一些追求不同生活与研究型态的人才留下来做基础研究,程式速成班则两者皆无,其师资状况就更无法保证,虽然宣传上常说师资来自企业界的资深老手,结果却可能是跟不上时代因此在第一线混不下去的「淘汰郎」。

在这种状况下,硅谷主流企业普遍将程式速成班视为笑话,许多大企业直接把程式速成班出身的履历排除。Google 表示,经验显示程式速成班出身者,除非受过额外的训练,或先前有别的程式工作经验,不然大多数都缺乏担任 Google 的软体工程师职位所需的基本能力。思科也英雄所见略同,表示一般而言,不雇用程式速成班出身者。Autodesk 同样表示,不把程式速成班放在眼中。大企业不屑一顾,只有需人孔急的新创事业较愿意一试。

如今美国与加拿大有 91 家全天上课的程式速成班,每年有 1.8 万人从程式速成班毕业,比起 2 年前的 43 家与 6,000 人大为成长,学费自 1.1 万美元到 2.1 万美元不等,相当于 35~66.7 万元新台币。只有极少数是不收费的非营利事业,如法国富豪查维聂尔(Xavier Niel)所资助的 School 42,或採用找到工作后以薪资分红的方式收费。

找到工作后才是挑战的开始

许多收费程式速成班吹嘘着硅谷愿景,程式速成班「程式之家」(Coding House)宣称毕业后 2 个月内 95% 学员都找到程式工作,平均起薪还高达 9.1 万美元,也就是年薪将近 290 万元新台币;Dev Bootcamp 则宣称 90% 学员毕业 3 个月内都找到程式工作,薪资 8.3 万美元,也就是年薪 264 万元新台币。

但是在硅谷大企业把程式速成班当成笑话的状况下,学员们如何能 9 成都找到工作而且拿到高薪呢?评鉴程式速成班的 Course Report 调查 1,143 名 2016 年 8 月 12 日以前毕业的程式速成班学员,发现大约只有不到半数在 2 个月内找到工作,有三分之一在 3 个月内找不到工作,而有四分之一找不到全职程式工作。而成功找到工作,也不代表此后一帆风顺,许多毕业生往往发现找到工作后才是挑战的开始,因为能力根本不足以应付工作需求。

当然,或许这不能全怪程式速成班,因为本来就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学程式,许多学员受到高薪高就业宣传吸引,只为了找工作才想学程式,而不是自己对程式有兴趣或能力适合而发展,失败的比例当然会提高。

程式速成班还是有成功案例,如 Dev Bootcamp 学员兰道坎那(Randall Kanna)自速成班毕业后,任职 Ticketfly,如今属于串流服务公司潘朵拉(Pandora)旗下,她的年薪因而增加了 7.5 万美元。但这样的案例却是少数,许多速成班把毕业生找到跟程式只是沾上边的工作,都算进成功比例之中,以灌水教学成绩。

而失败的学员,付了学费以及上速成班期间的生活开销以后,背了一屁股债,却四处碰壁,找不到程式工作,或是花了十几个月的时间到处递履历吃闭门羹,才终于找到工作机会,却还需要在企业中先重新实习。事实上,他们之中许多人也的确不具备程式工作的基本能力,少数愿意面试程式速成班学员的公司常发现,他们甚至连许多最普遍的程式语言皮毛都不懂。

程式之家学员荷塞‧康特雷拉斯(Contreras)就是其中之一,他毕业后前往新创公司应徵时,面试主管发现他对 JavaScript 一窍不通,而那是程式速成班宣称要教会他的能力之一,于是面试官告诉他:应该要求退钱。荷塞的学杂费总计 1.44 万美元。过了几个月后,荷塞还是找不到工作,他决定听从面试官的建议,要求退款。

事实上,程式之家可说是违法经营,先前加州私立高等教育局(Bureau for Private Postsecondary Education)曾经于 2015 年 11 月、2016 年 6 月、2016 年 11 月 4 日,三度否决程式之家的营业申请,2016 年  11 月 7 日,加州私立高等教育局更对程式之家创办人尼可拉斯‧詹姆斯(Nicholas James)处以 5 万美元罚款,并勒令停业,要求程式之家需退款给 2014 年开业以来的所有学员。

加州私立高等教育局指控程式之家违反多条加州法律,包括宣传不实,加州私立高等教育局发现 70 名毕业生中只有 57 名有回报就业与薪水资讯,而程式之家宣传毕业生在 21 家企业工作,调查发现真的在这 21 家企业中工作的毕业生却只有 2 人。

2016 年感恩节前夕,程式之家终于黯然关门大吉。